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系列网和网群 >> 飞天文艺 >> 转载推荐

文化理想的寻踪与历史镜像的呈现——评冯玉雷的敦煌书写系列作品

17-02-21 16:28 来源:中国甘肃网 编辑:张玉芳

  冯玉雷是一位执着追求敦煌文化和西部精神的寻梦者,在多年的文学创作实践中,他始终将自己的写作视角聚焦在敦煌,用文学的形式以赤子般的情怀虔诚的进行着敦煌文化艺术的追求和精神超越。从最初的《敦煌百年祭》、《敦煌:六千大地或者更远》到后来的《敦煌遗书》都是这一段精神巡礼的真实见证,其通过敦煌这一丝绸之路的文明集结点所构筑的文字王国承载着多元的文化意象和厚重的精神含量,字里行间充满了丰富的历史内蕴和生命张力,其作品不论是从表现的文本意义和历史内蕴甚还是对当下人文精神的拷问都堪称精品。

  • 文化理想的寻踪

  雷达先生在其文章《敦煌:巨大的文学意象》称:“冯玉雷是一个顽强的文学寻根者,一个试图还原丝路文明的梦幻者,一个追寻敦煌文化的沉醉者,一个执拗的非要按照自己的文学理想来建构文字王国的人。”?在冯玉雷的敦煌系列作品中,文本所展开的时空大多是借助一定的历史真实和文化意象来构筑的,其笔下既有对西部大地经历文化创伤的感慨,也有对生长于这片土地上的各类人们独特命运的关注,“具有丰厚历史沉淀的西部文化走向世界、同西方现代文明进行的一次碰撞、对话与交流,由此,中国传统文化更深地融入世界文化。”?冯玉雷在不同文化价值的交流中,和相异生存状态的对比下对敦煌文化的现实意义进行追问,从精神层面上对现代人的价值理念进行审视,在作者的艺术构思中把小说内涵的着眼点放在了精神世界的沟通和文化理想的探寻上,其笔下呈现的文化意象既是一次敦煌古代社会文化的现代透视,又是一次敦煌民俗志基础上的文学文化学的历史整合。

  从文本上看,作者在构筑故事空间和探寻作品文化理想时并没有把笔触简单地停留在历史事件的叙述和众多文化意象的罗列上,而是选取典型的历史事件和独特的文化现象在充满神韵色彩和文化气息的文学艺术空间中开始了一段卓绝的精神寻根之旅。这种写作手法容易塑造出具有敦煌文化特色的典型人物形象,这样的典型人物也往往能够承载起敦煌文化特有的博大和精深,他们的文化寻根伴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在富有召唤力的六千大地上成为心灵超越的终点。文本中的人物每一次出场无不是以精神世界的代表和文化理想的守护者的身份来塑造的,在虔诚的信仰追逐中寻求心灵超越者们以跨越时空、贯通古今的执着身影对传统文化进行着传递和保留。

  在敦煌系列作品中作者把具有丰富精神内涵的人物着意塑造出来体现敦煌大地的厚重。小说《敦煌:六千大地或者更远》中就着意刻画了一个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文化理想探寻者和朝拜者形象。生活在六千大地上的骆驼客作为六千大地的生灵就好像是这片大地上的文化血液,穿梭在六千大地的各个角落,既给六千大地带来生机,也把西域独特的信仰和文化传播到四处。“这些天地之间流浪的汉子,以对祖先、对历史、对家园、对信仰的责任和虔诚守护这块大地,在生与死的边缘坦然以对。”?他们不仅是为了个人生计和职业的需要四处奔走,更是为了守护心中的那份执着、纯净和西域文化的传递。他们在小说中以坚韧、虔诚、豪迈的品格体现出心灵的澄明和厚重,他们虽然忍受着旅途的孤独但却执着的守护着自己的信仰。在被异族蹂躏后,他们还能以宽容的胸怀为蛮横的他们运送物资,用行动拯救迷失在六千大地上的莽撞生灵,这种“一个六千世界的宗教圣地竟然允许外乡人自由抒情”的博大胸怀和坚守信仰的精神值得称赞,异族的蛮横最终被西部的文化内蕴所感化,他们找回内心的平静就好比:“人类是一根系在兽与超人间的软索,一根悬在深谷上的软索。往彼端去是危险的,停在半途是危险的,向后望也是危险的,战栗或不前进,都是危险的。人类之伟大正在于它是一座桥而不是一个目的。人类之可爱处,正在于它是一个过程与一个没落。我爱那些只知道为没落而生活的人。因为他们是跨过桥者。我爱那些大轻蔑者。因为他们是大崇拜者,设想彼岸的渴望之箭。”④在被西部世界的精神内蕴照亮他们的精神世界后,蛮横的掠夺者成为了六千大地文化精神的传递者。

  小说中夸父的形象十分值得品味,夸父作为精神守护的代表在文本构筑的历史环境中穿梭,他时而成为执着追求爱情的痴情者,时而成为开天辟地、巩固山河的智者,夸父这种意象化的形象所蕴含的意义始终体现着对传统文化的传递和继承,他在文本中营造的精神之旅进行着对生命意义的拷问和召唤。作品中来自异族的斯坦因是执着追求敦煌文化、向往西部大地的欧洲人,在敦煌六千世界的深情召唤下走向了寻求精神世界的圆梦之旅。探寻的道路上他感受到了六千大地巨大文化力量的召唤,体悟到了西部大地的神韵,对敦煌文化的内蕴进行深度体验后,西部世界这片广袤大地便成了他精神旅行的皈依之所,毕生事业奋斗的动力之源。来自西部文化内蕴强大的感召力就连与“下一辈子结下不解之缘”的赫定也把自己“嫁给”了六千世界,他在内心中经历了一场旷世爱情后,将这种美好的情愫转化为对博大的敦煌、美丽的楼兰姑娘、神奇西部土地的精神爱恋,最终在“物我合一”的精神领悟中让敦煌的文化力量走进他的人生体验中,这种感悟是具体的、是真切的,也就是刻骨铭心的。

  六千大地的文化内蕴是圣洁的,更是古老文化气息与现代人生体验的结合,这些寻梦人以执着的信仰和超人的气魄来挖掘和践行西部的文化理想,作者也在多层次的人物刻画、多角度的事件续写中把“敦煌”的深厚内蕴连根拔起,让不同的自然风情和西部的人文意象结合起来,使探寻者的脚步和价值追求能够在神圣土地的空谷回响,至此,具有丰富意义的西部神韵在冯玉雷用文字构筑的王国里首次以文化理想孕育者的身份在纵横、动静中不断清晰,启人心智、发人深省。

  面对雄奇、壮观的西部世界,来自生命的呼唤和文化感召使得作者笔下的各种意象都十分的饱满,这些意象集中起来组成文化的集合体,共同指向了西域圣境的内蕴。游走在西部世界的生灵们,感受到这片土地古老而又深情的精神召唤,在穿越时空的体验中进行着内心的洗礼,虔诚的朝拜者、执着的探寻者、朴实的骆驼客、痴情的骆驼城女人们不论是对信仰的坚守还是对西部文化的感悟,他们都作为六千世界的文化精神而存在,他们不同的感悟方式在有着虔诚信仰的敦煌大地上积累了深厚的内蕴,传递着西部丰厚的精神理想。这些人文精神以其博大的胸怀和虔诚的信念在文化理想与历史镜像里守护着六千大地众生的灵魂,它们在历史的追问中找回了西部世界这一文化家园的精神真谛。

  敦煌作为文化意象对人文精神的塑造无疑是巨大的,其深厚内蕴所积蓄的信仰和价值成为了六千大地上每一生灵精神回归和价值认同的目标,也使得敦煌这一西域圣境更具有了传奇色彩。在作品构筑的意象世界里,河内、赫定、斯坦因、普尔热、瓦尔特等人都没有因为尘世的喧嚣和繁华停住自己探寻的脚步,这里厚重的人文和历史使得每当探索者心灵迷失时,对于西部“敬畏感的每一步都能向我们显示出新颖的、青春的、闻所未闻的、见所未见的事物。”⑤他们虽然怀揣各种阴谋以文化掠夺者的身份来到了西部圣地,但他们都被六千世界的文化所吸引,向往能够亲身拥抱西部文化,希望在历史的印痕中重新整合这片大地上已经消失了的文明,这些探寻者的足迹使得本已归于平静的文明大地上又发出勃勃生机。

  作品中人物执着的文化理想探寻旅程使得西部世界的人、西部土地的物都作为六千大地的文化内涵而存在,都以充满灵性的意象而共生,它们在充满激情的精神召唤中演绎着西部世界的文化传奇,在充满文化内涵的大地上丰富着关于敦煌圣地的文化乐章。

  • 历史镜像的呈现

  从冯玉雷敦煌系列作品所阐述的历史事件和文本展开的语境来看,冯玉雷的敦煌书写也可以被看做是记述敦煌文明的历史性文本。走进他的系列作品仔细品味,其绝不是简单的书写当时的历史事件和还原历史本身,其作品在敦煌文化的寻根之旅的同时还挖掘出了厚重的精神理念和人文信仰,呈现出多彩多样的西部神韵和历史镜像。

  在《敦煌百年祭》、《敦煌:六千大地或者更远》和《敦煌遗书》中都有很多虚构的笔法存在。虚构作为作品创作的主要方式,也是塑造人物形象和营造环境的重要方法,在虚构的文本中作者可以尽情的张开想象的翅膀,运用各种艺术技巧来构建自己的作品,小说中的人物、环境和情节也可以在虚构的时空里得以全面的展开,但是仔细品味冯玉雷的作品其虚构的成份巧妙的与具体的历史事件结合起来,二者相互穿插,虚构的文本中有真实事件的陈述,具体事件的陈述也有文本虚构带来的细节润饰。这样的艺术手法不但没有丝毫的失真,反而让整个文本的历史阐述显得更加饱满、细腻,这一手法的运用使得敦煌系列作品焕发出深厚的历史积淀和强大的生命气息,小说从真实的历史事件入手,在虚构中展开历史事件与人文精神的交流,在有着现实意义的笔墨里流淌着关于人类精神困境的忧思。

  难能可贵的是冯玉雷的敦煌书写在文化寻根和精神召唤的基础上,进行着文明碎片的拾遗和历史镜像的反观,“如何组合一个历史境遇取决于历史学家如何把具体的情节结构和他所希望赋予某种意义的历史事件相结合。这个作法从根本上说是文学操作,也就是说,是小说创作的运作。”⑥小说在不同人群的寻根之旅中挖掘着消失的历史和文明,他们在追逐自己梦想和文明印迹的拾遗双重任务中进行着由“蛮横”到“感悟”的内心变化,在西部意象的体悟中实现着历史的“镜像”反观,冯玉雷的文本结构正是在历史拾遗的基础上对深厚的文化内涵进行解读。当然任何历史都离不开人的参与,作者在历史性的叙述和传神的人物塑造上表达的是鲜明的时代意识和丰富的精神内涵,作品表面上是续写历史,而在深层意义上关注的是现代人精神的缺失和在全球化语境下价值体系的不足,小说在充满历史意味的叙述里呼唤着精神家园的回归,进行着生命意义、现代文明和人文精神的思考,把历史碎片所承载的人文气息和精神理念从西部文明的尘埃中释放出来,灌输到当代人的精神内核里。

  面对雄浑壮阔的西部文化意象群,带着现代文明足迹的西方探寻者抛弃了自身的高傲与偏见,逐渐被西部大地的神圣、纯洁所同化,六千大地上的文化、宗教和磁场般的心灵感召力使得这些探寻者慢慢的归于平静,在历史碎片的召唤中走向灵魂的反思。一批又一批的异国文化探寻者来到西部大地上,他们走进西部世界,挖掘西部历史,他们向前迈进的每一步都能感受到西部历史的厚重和六千大地的神圣,小说中探险家们对西部世界的迷恋和倾听,都来自于心灵深处对西部雄浑文化气象和厚重历史积淀由衷的感悟,探险家斯坦因发出“这简直就是一部意味深长的文化史诗啊”的感叹正说明了在这片古朴大地上流淌着关于西部的神韵和传奇,它的深情召唤和历史镜像散发着一种不可抗拒的邀请,这也是西部大地厚重历史、人文精神交汇的精义所在。

  这片神秘土地发出的深情呼唤和魅力把探寻者掠夺文化遗产企图征服世界的蛮横野心换化为被六千世界所吸引、所征服的精神感召力,他们与西部大地上的生灵对话,和神圣土地上精神沟通,在被西部厚重的历史文明净化的同时这些来自异域的文化强盗们找到了支撑自己灵魂的根基,找到了走进精神家园的归途。六千世界深厚历史所蕴含的精神是源于心灵深处的,这些呈现在当代人眼前的历史镜像代表着虔诚、神圣、纯洁和善良,而冯玉雷在运用好走进人的内心世界的叙事模式基础上把探寻者走过的足迹还原到了西部深厚的历史环境中,以六千大地多样的文化意象来丰富当代人的精神世界,在西部大地人文精神中感悟这种跨越时空的生命意义,在还原历史碎片的旅程中丰富自己的人生内涵。

  作者敦煌系列作品中所包含的丰富文化意象和历史碎片以丰富的内蕴和深刻的感召力在时空变幻的环境下依然保持着自身的品格,万物虽然在轮回中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改变,但是具有伟大气象的西部神韵依然存在,这里的天与地,人与物所具有的深厚神韵依然流淌于他们的灵性之间,它们始终守护着六千大地的神圣和纯洁,始终传唱着关于西部的生命之歌。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也并没有因为异域文化的到来而改变自己的初衷,依然保持着固有的纯洁和虔诚,面对现代文明和利器带来的威胁和杀戮他们顽强的守护着自己心中的净土,他们用生命捍卫着西部的神圣和纯洁,用自己的灵魂和信仰传递着这里的文化和历史,任何探寻者的蛮横和无理都会在西部诗意般的空间里消失的无影无踪,西部世界深厚的历史底蕴以其强大的感召力使得任何一个高傲的旅行者都会抛掉内心的浮躁,走向精神世界的皈依。就像梵歌说的那样“西方世界的文明让人感到压抑,让人找不到自己,找不到家,灵魂永远处于飘摇状态,所以,我宁肯长年累月浸泡在沙漠和古城的荒凉中寻找真实,让西伯利亚的刺骨寒风告诉身体,我的神经还发生着作用我的血肉之躯还存在着……”。

  西部的历史和意象是在天地交融、物我合一的状态下演奏的精神乐章,是在文化寻根的旅途中传唱的生命之歌。如果说西部雄奇多样的文化意象是一副清秀隽永的山水画,那么散落在六千大地的历史碎片就是记录和传承这幅图画的笔和纸。西部土地呈现的历史不仅仅是被埋葬在大漠的文明碎片,更是当代人寻找精神皈依走向内心澄明的诗意旅程,回顾这段历史它能够用其拨打的胸怀和壮阔的记忆来追问当代人的精神世界,在这片大地上用心去倾听、去发现、去感悟,能够在文化与历史演奏的音符中找到关于生命意义和内涵的最强音。

   结语:走向内心的精神之旅

  冯玉雷的敦煌书写与其说是关于敦煌历史碎片的拾遗和文化意象的整合,倒不如说其作品是对当代人文精神的大拷问。他的系列作品是走向内心、对话灵魂的窗口,关注人、理解人、与精神世界进行对话是其作品不变的主题。作品不仅通过深邃的意象来讲述故事,还通过美丽的神话和执着的信仰构筑着人文精神。在这片土地上不论是易喇嘛的守候、罗布奶奶的讲述、还是河口和尚的虔诚和历史碎片遥远的呼声都作为六千大地的精神元素而长久存在,它们都以其特有的气质体现着西域的文化内核。走进小说营造的艺术空间,作者以梦幻般的笔触书写着西部大地的传奇,挖掘着被埋葬在茫茫戈壁中的文明碎片,丰富的文化意象和深厚的历史积淀在穿越时空的历史语境中阐述着敦煌意象所特有的精神内蕴和人生体验。作品丰富的文化意象和精神世界使得每一阅读它的人都能理解到西部丰厚文化的真谛,在穿越时空的语境中以优雅深邃的精神读本与内心进行对话,召唤人文精神的回归。作者通过传神、新颖的文字把西部世界的万物刻画的亦幻亦真,他笔下的河流、沙漠都披上了一层神圣的外衣,在充满奇幻的语言里西部世界被塑造的既有灵魂、也有血肉,天地万物在唱响灵性之歌中守护着内心世界的安宁,在审美静观中领悟到精神世界的纯洁。

  小说在丰富的人文意象和壮阔的历史语境中开始了文化寻根,文本中讲述着关于敦煌的历史和记忆,文字间流淌着西部世界的神韵和纯洁,作品在文化寻根中将笔触一次次的指向了人的内心世界,在不同文化价值的交流和碰撞中寻找精神的皈依。仔细品味冯玉雷的作品,小说的叙事让人惊奇,故事的逻辑耐人寻味,蕴含的思想更是让人深省。每一个在这片土地上出现的意象都永远的被定格在这里,它们的前世今生都会在西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它们是敦煌的影子更是敦煌的文化内涵,在文化理想的寻踪和历史镜像的呈现中构筑了一个斑斓多彩的精神世界,敦煌这一灵性大地在历史的镜像和文化的感悟中始终保持着西部生灵的纯洁和执着,守护着心灵世界的至善至美。

  石在,火种不灭。在当下文学创作中,冯玉雷的敦煌书写为缺失文化思想的文学写作补了一次钙,是一次引领文学返土归真精神超越。

  注释:

  • 、雷达:《巨大的文化意象》,《文学报》,2006年4月6日。
  • 、赵录旺:《面向家园的守护与召唤——<敦煌·六千大地或者更远>审美意境的形而上之思》,《藏人文化网·文学极地》,2007年4月。
  • 、赵录旺:《后现代主义小说叙事的新实践——冯玉雷小说书写艺术的一种阐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7月第1版,第51页。
  • 、尼采著,尹溟译:《查拉斯图拉如是说》,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年版,第7页。
  • 、[德国]舍勒:《舍勒选集》,刘小枫选编,上海三联书店,1999年1月版,第727页。
  • 、海登·怀特:《作为文学虚构的历史文本》,张京媛译,张京媛主编《新历史主义与文学批评》,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165页。

  作者简介:韩伟(1975-),男,汉族,陕西子洲县人,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文艺学、中国现当代文学、民族民间文学。

精彩推荐

  • H5丨总书记 新闻舆论工作论述 H5丨总书记 新闻舆论工作论述
  • 2016年甘肃省第三批学雷锋活动示范单位和岗位学雷锋标兵名单公布(图) 2016年甘肃省第三批学雷锋活动示范单位和岗位学雷锋标兵名单公布(图)
  • 陇拍客丨定西:春雪消融 画在水中游(组图) 陇拍客丨定西:春雪消融 画在水中游(组图)
  • 杨建武在金昌市政府重点工作推进会议上强调 全力抓好“五个落实” 确保完成各项目标任务 杨建武在金昌市政府重点工作推进会议上强调 全力抓好“五个落实” 确保完成各项目标任务
  • 金昌: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 (图) 金昌: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 (图)
  • 瑞雪降临“填仓节” 期盼新年好丰收 (组图) 瑞雪降临“填仓节” 期盼新年好丰收 (组图)
  • 陇拍客|甘南:洮州春雪兆丰年(组图) 陇拍客|甘南:洮州春雪兆丰年(组图)
  • 定西市安定区:素质教育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图) 定西市安定区:素质教育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图)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新闻排行

1   兰州市环保局发布沙尘预警 兰州明日将
2   兰州市对12名领导干部进行任前公示
3   甘肃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 传达学习中
4   兰州公交车上尴尬一幕:莫把公交车扶手
5   兰州市清明集中祭祀预计3月中旬开始 民
6   兰州市农村环境整治工作办公室督查部分
7   努力建设群众满意的平安甘肃——甘肃省
8   敦煌女子赵亚萍坚守瘫痪丈夫8年不离不
9   甘肃省洮砚协会会员大会在兰召开 何鄂
10   酒泉市农民工资性收入快速增长 去年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