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系列网和网群 >> 飞天文艺 >> 名人圈子

做研究不能忽视草根阶层——访民族学专家王建新

17-12-28 09:45 来源:兰州日报 编辑:宋芳科

  原标题:做研究不能忽视草根阶层——访民族学专家王建新

  1956年10月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原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人类学系民族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现任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副主任、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做民族学、宗教人类学及健康、医疗与文化等方面研究。兼任中国民族学会理事、中国宗教学会理事、国际期刊AsiaPacif-icWorld国际编委。近5年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点课题1项、主持教育部文科基地重大项目1项、教育部规划课题1项、国家宗教局招标课题1项、校内课题3项。撰写政府咨询报告1部、相关专业论文多篇。

  “我们的研究是自下而上的,繁琐且庞杂,但我认为只有从草根阶层去进行民族学的研究,才能真正了解宗教在群众中起到的作用和影响。这样的研究不仅有实际的应用作用,更能深层次的了解宗教的发展与演变。”王建新介绍说。甘肃是个多民族的地区,这为民族学的研究提供了丰厚的土壤。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的王建新,正是因为生长在少数民族地区,早早就对人类学、民族学产生了兴趣,并由此学习、研究了近三十年。

  走进王建新的书房,只能用拥挤来形容,不大的书房中他搭建了很多的框架来存放学习用的书籍与著作,除了窗台旁一张不大的书桌外,书房里完全是书的世界。在书房门口,还有一个能拉动的置物架,上面放着各种类型的字典与工具书,王建新告诉记者:“这样的‘设计’,就是为了需要的时候能拉来拉去取阅方便。”

  王建新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市,他虽然不是少数民族,但从小生活的环境让他对民族、宗教等方面的知识就非常感兴趣,为此他是家里几个孩子中唯一会说维吾尔语的。王建新在谈到他们家如何来到新疆时回忆说:“我祖籍在河南,父亲家里有地也算富足,但父亲不想种地就离开了老家。当时他到宝鸡一家工厂里当学徒,一支部队路过那里,首长的车坏了,父亲将车修好后,那位首长对他说‘小鬼跟我们走吧’,就这样他当了兵,并随着第一批入疆部队到了乌鲁木齐。在乌鲁木齐我家住在靠南门的一个家属院里,后来母亲也来到这里,在当时的苏联领事馆对面的友谊商店工作,她非常好学,会俄语。为了方便母亲工作,我们也搬到了友谊商店的家属院居住。那里住着很多维吾尔族人,我小时候就跟当地的小孩玩,学了些维吾尔语。”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正在下乡的王建新知道这是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遗憾的是那时能选择的学科并不多,他考入了一所政法类学院开始了学习。但是王建新对政法实在不感兴趣,他更喜欢一些思辨型的学习内容。他告诉记者:“说实话,我对法学真是一点都不感兴趣,唯一感兴趣的课是‘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和‘外国法制史’,为此我读了很多相关的书籍。记得那时我经常待在图书馆里,一天我突然在角落里发现了一本书,是美国著名的民族学家、人类学家路易斯·亨利·摩尔根写的《古代社会》。书中指出氏族是原始社会的基本细胞,继而提出原始的母权制氏族是一切文明民族的父权制氏族以前的阶段。这本书给我的印象很深,让我知道社会人文还可以这样研究!后来我产生了个念头,感觉人类学好,我要研究这个。”

  在图书馆中一次不经意的发现,在王建新心中埋下了一颗做学术的种子,但这颗种子并没能迅速发芽。从学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公安系统工作,一干就是五年。虽然心有所想,但

  对工作并没有放松,尤其是他会说维吾尔语,更方便在当地开展工作,并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可就在公安系统领导决定提拔王建新时,他却提出要离开,想去实现心中做学术的梦想。1985年王建新调到了新疆电视大学任教,并获得了出国学习的机会。王建新告诉记者:“当时,学校给了我一个出国学习的机会,就是到日本学习几个月。虽然学习时间不长,但让我看到了很多,学到了很多,做学术、研究人类学的心思又活跃了起来。回国后我向单位申请继续深造,于是我再次来到日本,考了硕士开始系统学习民族学、人类学。在学习的七八年里,我主要做中亚、新疆地区以及突厥语系少数民族社会文化、历史、宗教的研究,写了不少文章。”

  开始了自己喜欢的学术研究,王建新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与国内其他专家的交流增加,他的研究理论也开始得到认可。而此时,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的周大鸣教授找到了他,邀请他去中山大学任教并展开更多的研究。中山大学是国内人类学系恢复较早的院校,这里拥有着众多的人才与资源。2002年王建新调入中山大学,主要从事西南、东南等地民族的研究。十年弹指一挥间,带着研究生、博士生几乎整天在广西、云南、贵州等地的农村进行调查,他取得了很多成果。王建新告诉记者:“在中山大学的

  十多年时间里,对我的学术思维启发是非常大的,也在不断扩大着我的研究领域和范围。可是,我总觉得研究进入的不够深,我是西北人,从小就对西部地区的民族历史、地理、环境、语言、文化、宗教等非常熟悉,为此我在三十岁以前猛攻语言和中亚史。所以,虽然在中大我收获很大,但自己感觉还是受到局限,想回西北。”

  得知王建新有了想回西北的想法,当时的兰州大学校长周绪红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到兰大去工作。中山大学虽有不舍但并没有改变王建新的决定,2012年3月王建新调入兰大。王建新告诉记者:“调到兰大后,我感到真正可以放开手脚干一番事业了。我将主要的研究精力放在了三个方面,其一,是对西北地区各民族宗教文化进行研究。其二,是对周边国家的宗教文化进行研究。其三,是对少数民族民生进行研究。经过几年的时间,目前这些研究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比如说我研究宗教学,从中找到了一种上中下的格局,我的研究是从下往上做,搞清楚宗教思想是如何让老百姓接受的,是如何作为老百姓生活的一部分来实践,宗教在老百姓中的影响有多大,这些都是非常有必要,也能为国家宗教管理提供资料。从学理上讲,例如一个宗教如果有一万个信仰者,高僧大德只有十个人,那么其他九千九百九十个信仰者的情况就不需要掌握吗?怎么信的?怎么做的?我认为如果只关注那十个人,这不叫宗教研究。应该是十个人的要研究,九千九百九十个人的更要研究。科学研究需要平衡,不能偏执。我们的研究能提高人们科学性、客观性的去认识宗教,这样一来就能减少矛盾的产生,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发展。”

  采访中王建新开玩笑地告诉记者:“搞了近三十年的研究,现在国外很多人都知道我,国内则很少人知道我。”在他看来,学者要耐得住寂寞,做好自己的研究。用他的话说:“搞学术研究的,首先要能提出新课题、新东西;其次研究出的成果要有一定的权威性与影响力;最后就是当好‘智库’为政府、国家多做贡献。”

精彩推荐

  • 居廷:音乐让我把温暖带给每个需要的人(组图) 居廷:音乐让我把温暖带给每个需要的人(组图)
  • 兰州市“三区”人才支持计划引发“蝴蝶效应”(图) 兰州市“三区”人才支持计划引发“蝴蝶效应”(图)
  • 兰大学子中国武术王中王争霸赛上折桂 兰大学子中国武术王中王争霸赛上折桂
  • 甘肃科技馆今日开馆迎客(组图) 甘肃科技馆今日开馆迎客(组图)
  • H5 |甘肃“鼎立信”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平台正式启动 H5 |甘肃“鼎立信”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平台正式启动
  • 酒泉肃州区温室周年化生产跨上增收快车道 酒泉肃州区温室周年化生产跨上增收快车道
  • 临夏州永靖县刘家峡镇太极大桥主体完工 临夏州永靖县刘家峡镇太极大桥主体完工
  • 兰州:谁在出租车上丢了个“老年机” 上网一查竟然价值28万 兰州:谁在出租车上丢了个“老年机” 上网一查竟然价值28万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新闻排行

1   关于干部任前公示的公告
2   甘肃临夏国家农业科技园区的无土栽培
3   甘肃省委组织部关于干部任前公示的公告
4   张伟文任兰州市代市长(图)
5   甘肃省省长唐仁健就礼让斑马线问题作出
6   H5 |冬至大如年 “数九寒冬”养生需注
7   唐仁健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 研究经
8   图解:今日冬至 这份最新最全的习俗养
9   全国硕士研究生考试周末开考 在甘肃13
10   甘肃省青年企业家商会在兰成立(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