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系列网和网群 >> 飞天文艺 >> 散文

草木穿风破沙而来

18-02-06 10:05 来源:甘肃日报 编辑:宋芳科

  原标题:草木穿风破沙而来

  刘梅花

  出凉州城,东走,是腾格里大沙漠。我们到了长城乡红水河岸庙儿墩滩,治沙英雄王天昌老人的家。老人是个沙漠斗士,整整十八年,耗在沙漠里,义务栽树。自己栽也就罢了,还把全家人都拉进来栽树。他的儿子王银吉,全国劳模,很憨厚朴实的凉州汉子。十八年,一家人种了七千多亩,浩浩荡荡的一片沙漠绿洲。

  老人74岁,还在扛着沙枪刨沙栽树。沙枪是自制,一头尖,能够刺入沙子一尺多。另一头是铁锨,铲沙子的。苦吗?怎么不苦。累吗?谁说不累。可是,他天天在大自然里,体味到独特的诗意。草木陪着他,虫鸟陪着他,清风明月陪着他。沙漠里清气上升,花香丝丝,老人亲自种出世外桃源来。他的精神,逍遥于超脱世俗的天地。

  最初进沙漠,狂风呼啸。沙漠是高傲的王,衣袍猎猎。一枚树苗是王天昌老人对王的献礼。沙漠的王,请收下这枚来自凉州区长城乡红水村的草木,这是一个老人的心意和献礼!这一枚草木,来自一粒草籽三年的拼命生长。籽原本在枝条上,被我摘下,裹了泥土,裹了草木灰,埋藏在肥沃的土里。它破土,它出苗,它抽穗,十分疲惫。但是王啊,为了能与你相见,它长成茁壮的样子。

  王天昌老人就这样住进沙漠。他掘地为穴,像我们的先民。他支起三块石头燃柴煮饭,像我们的先民。他背水跪在沙滩上歇息,像我们的先民。大风拔草木,他在风里追到一棵,握住那棵苗木哭泣。黄风黑风,下土下沙,就是不下雨。他仰头对着天空,老天爷呐,你这风刮得昏天黑地,你这风刮得沙丘崩裂石头乱飞,你咋就不下一点点雨呀?

  先是一点一点,慢慢一丛一丛,渐渐一片一片。沙漠的王,你终于肯接纳我的坚持与真诚。种活的草木,渐渐成了气候,有了绿洲最初的规模。

  这一年,风平沙静,他领着一家人要进沙漠栽柠条。十四岁的大孙子生病在沙窝子的炕上。爷爷,疼啊。孙子呻吟道。他喂了药给孙子,娃娃,这阵子沙地里墒情好,赶着栽完这些苗,就背你出沙漠,去医院瞧病。

  老人急着赶墒情栽树,大意了大孙子的病情。孙子得的是急病,他并不知道。等一家人风尘仆仆栽完所有的苗木,小孩儿已经病得很厉害了。送到医院,太迟了,贻误时机,大夫没有挽回他小小的生命。孙子就葬在沙漠里。小孩儿在生命的最后,挣扎着说,爷爷,我想看着你们栽下的草木,陪着你们。

  王天昌老人失声痛哭,他的眼泪清水一般地淌。这几千亩绿洲的背后,有生命的付出啊。

  沙丘之下,一个小小的生命睡了。茫茫荒漠,大风去了又来。以孩儿当命的一家人,失去了心头肉,该是何等的撕心裂肺。一家人哭出泪,哭出血……儿子儿媳没有责怪他。一家人抓起沙子擦擦脸,背起水仍旧进了沙漠,栽,栽,栽。栽树,背水,跟着骆驼风里来风里去。一片一片的沙漠是等待老人认领的孩童。它们在风沙里抖动身子,在乞求,在诉说,在等待,在渴望。一年一年,草木破土抽枝,漠上花开繁密似锦。老人渐渐不再那么悲伤了,一天一天恢复坚韧顽强。

  沙漠的王啊,我只简单到两个字,种树,在你最肤浅的汗毛空隙里栽树。我们煮一锅白水面片,我们所有的积蓄都买了树苗,不敢动用大自然赐予沙漠的东西。沙漠里有成片的黄毛柴,我们不敢砍它去换钱。沙漠里大片的水蓬,我们不敢剁下来炼成蓬灰卖钱。沙漠有成片的芦苇,我们不能割下来去换钱。它们,是沙漠的,不属于我们——尽管,都是我们一棵一棵栽下的。可是一旦成活了,它们便不属于谁,只属于大自然。

  夜里,腾格里沙漠深处潜藏的野黄羊就会偷偷摸过来,找草木吃。老人说,它们也饿呀。那沙漠深处是绝地,啥吃的都没有。野兔子照样来咬断柠条的脖子。沙老鼠在芦苇丛里打洞。野鸡把自己的一身羽毛抄袭成草木沙砾的颜色,悄悄躲在草丛里孵化小鸡。蛇把自己盘起来,使劲儿往沙子里陷,慢慢地陷进沙子,伪装起来,只露出头,伺机扑咬过路的小动物。刺猬把自己吹成皮球,咕噜咕噜从沙梁上滚下。沙狐狸也拖着尾巴出没在沙芦苇荡里,抓野兔子果腹。夜猫子晚间出来找沙老鼠,抓到一只惊喜地呱呱大叫。獾猪低声哼哼,长嘴巴拱来拱去,偶尔发现一只鸟蛋,一口吞下。土狍子也躲躲闪闪进林子来寻食,藏在桦棒丛里,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秋天南飞的大雁夜晚悄悄落在柠条林子里,掏开苦豆子的根寻黑色的甲壳虫吃……

  沙漠里的一切,都瞒不过老人的眼睛。他笑呵呵的,看着草木荣了枯了,看着鸟兽躲来躲去。他只恨沙兔子,这家伙对草木的破坏简直致命。连沙老鼠都可以原谅,尽管它们不断咬死树木。其余的小动物们,老人怜悯它们。每个生命,都活得不易。他和那些小生灵们相互慰藉。

  每天清晨,他拎着栽树的尖沙枪,在沙漠里巡逻。小生灵们都认得他,远远儿看见,悄悄躲起来。老人假装不知道,飒飒从林间走过。沙蜥蜴卷着尾巴乱跑,并不怕他。鸟儿在枝头吃虫子,腾出嘴来叫几声。他喜欢。人在大自然里,周身舒坦,生命的律动都在一草一木中跳跃。

  老人守着几千亩的沙漠绿洲,万千财富,却过着清贫光阴。他喜欢弹三弦,一只自制的三弦,弹了四十多年。每每有客人来,要求他弹弹三弦,想听听原汁原味的凉州贤孝。老人低头笑,半天说,我那个三弦,都弹成个黑糊糊了,太寒碜了,拿不出来,怕大家笑话。

  一把三弦,能值多少钱呢?但他舍不得。能省的,他都省下,省下钱来买树苗。一家人吃穿,都极为简朴。煮一锅揪面片,调进自家种的青菜。老人说,实在香极了——世间难得的美味啊。

  那天,老人执意要给我们做一顿饭。我们执意不肯,自己带了吃食的。林子里,坐在沙滩上,打开食盒,就着花香鸟鸣吃午餐。老人靠在一棵榆树上,嚼一块饼子,半块煮熟的洋芋。他靠着树的时候,有些疲惫。那一刻,他是一个七十四岁的老人,全身关节都在疼痛的老人。那一刻,他还原了自己,不再硬撑着,不再坚强着。他的疼痛,他的劳累,他常年清贫的光阴,都在刹那呼啸而过。

  是的,仅仅是刹那。只要站起来,老人依旧飒飒英姿,走路快得我们追不上。他说,林子里的风真是清啊,有草木的味道哩。他指给我们看很远处裸露的黄沙,打算把草木慢慢蔓延过去。老人看沙滩,看到的并不是沙滩。他看到的,这儿是一片柠条林,那儿是一片桦棒林。沙梁该是榆树,沙湾该是芦苇,他都了然于胸。荒芜不过是暂时的,很快,他的草木就会占领那些光秃之地。

  老人别无所求,不过是庄稼人一辈子的本分,坚持做一件事——止恶生善,止沙生草木。我们常常说境界。老人治沙,能在空旷之地看出草木连天,这是大境界。亦是大慈悲。千帆过尽,过尽人间千重艰辛。十万草木葱茏,它们穿风破沙而来。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 张灯结彩迎新春 酒泉城区年味浓(图) 张灯结彩迎新春 酒泉城区年味浓(图)
  • 吴仰东在酒泉金塔县调研慰问时强调 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 着力打造美丽富饶酒嘉“后花园”(图) 吴仰东在酒泉金塔县调研慰问时强调 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 着力打造美丽富饶酒嘉“后花园”(图)
  • 酒泉肃州区举办“送吉送福送春联 十九大精神进万家”活动(图) 酒泉肃州区举办“送吉送福送春联 十九大精神进万家”活动(图)
  • 平凉高速做好春运期间车辆行驶安全 平凉高速做好春运期间车辆行驶安全
  • 庆阳市民在东湖公园广场彩灯前拍照 庆阳市民在东湖公园广场彩灯前拍照
  • 定西:春寒漳韭香 俏销富武阳 定西:春寒漳韭香 俏销富武阳
  • 陇南徽县农民变“股民” 初尝利喜分红 陇南徽县农民变“股民” 初尝利喜分红
  • 甘肃省深入推进健康扶贫工程纪实 甘肃省深入推进健康扶贫工程纪实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新闻排行

1   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副主席、秘书
2   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名单
3   甘肃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林铎为甘
4   甘肃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唐仁健为
5   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主席欧阳坚简
6   甘肃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7   甘肃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朱玉为甘
8   甘肃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刘昌林为
9   甘肃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甘肃省出
10   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主席、副主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