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甘肃网 >> 系列网和网群 >> 飞天文艺 >> 故事

狗年说狗

18-02-12 09:38 来源:兰州日报 编辑:宋芳科

  原标题:狗年说狗

  2018年是农历戊戌年,生肖为狗。而在中国漫长历史中所形成的“犬文化”极其复杂,值得玩味。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个话题。

  人类养狗的历史非常久远,中国人养狗的历史最早也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在中国最古老的成熟文字甲骨文中,已发现多个不同写法的“犬”字,而“狗”字最早则出现在西周早期长子狗鼎上的铭文中。从“犬”到“狗”,古人甚至还形成了一种极具中国特色的“犬文化”。

  现代考古已发现,从中国北方新石器时代遗址或墓葬里出土的家犬遗骨,其年代可以追溯到距今7000至8000年左右。在最古老的成熟文字甲骨卜辞中,也发现了多个“犬”字。

  在同一时期的金文中,也发现了“犬”字,形象更为逼真。之后的西周青铜器铭文也有“犬”字。笔者检索发现,先秦金文中的“犬”至少有9种字形,但不论哪一种写法,一看就知道是一条狗,汉朝儒士托孔子之语称:“视犬之字如画狗也。”

  但现代很常用的“狗”字,在甲骨卜辞中则没有发现。是不是有“犬”字就不需要“狗”了?或者说,既然有“犬”字为什么还要有“狗”字?这其实是现代人才会提出的问题,因为现代的“犬”与“狗”在意思上已无区别,犬狗不分,清朝学者郝懿行称之为“狗犬通名”,但在早期却是不能替代的。《墨子·经下》称:“狗,犬也,而杀狗非杀犬也。”这种与“白马非马”论一样的“杀狗非杀犬”论,存在的缘由就是犬狗有别。

  从考古发现来看,“狗”字出现于西周早期。西周早期长子狗鼎上便有“狗”字,写作,可以看出“犭”+“犬”的左右结构,篆书的写法即源于此。“狗”字最早并没有现代的意思宽泛,有一种解释“狗”是幼犬的特指,这与小马写成“驹”是一个道理。所以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释称:“狗,犬也。大者为犬,小者为狗。”中国最早的词典《尔雅·释畜》中则释为:“未成豪,狗。”东晋郭璞就此作注:“狗子未生(hàn)毛者。”意思是,还没长毛的犬才称为狗。而早期的“犬”字多指猎犬。

  在所有动物中,狗对人类的忠诚度是最高的,与人类的互动关系也最多。清段玉裁《玉篇·犬部》称:“狗,家畜,以吠守。”除了看家护院、田猎放牧、陪老看幼外,古人最早还曾用狗来值守监狱,“狱”字造型便是两条狗在吠叫(言)的样子。

  但现代与狗有关的说法却有不少是含有贬义的。如《现代汉语词典》(第三版,增补本)中收集的含“狗”词条计17条,仅有“狗獾”、“狗熊”是不带色彩的,其他诸如“狗胆包天”、“狗急跳墙”等15条都是贬义词。俗语中对狗贬损的词语更多,如“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挂羊头卖狗肉”“狗仗人势”等等。其实在中国古代,狗的地位很高,不仅享受极高的尊荣,连宗庙祭祀时都少不了狗。有一种“羹献”用的就是狗,而且是要肥狗,此即《说文解字》中所谓:“犬肥者以献之。”“献”字就是这么来的,献的本义即是“宗庙犬”。

  先秦周王家专设“犬人”一职。《周礼·秋官》中“犬人”条记载:“犬人掌犬牲……凡相犬牵犬者属焉,掌其政治。”犬人负责周王家与狗相关的一切“狗事务”,重点是养好祭祀用的狗。而且,民间也视狗为祭祀祥物。据晋崔豹《古今注》,汉魏时有阴历十二月初八以黄狗祭祀灶神的习俗。此俗源于东汉时有名的孝子阴子方,《后汉书·阴识传》记载:“宣帝时,阴子方者,至孝有仁恩。腊日晨炊,而灶神形见,子方再拜受庆。家有黄狗,因以祀之。”阴子方用家里的黄狗祭祀灶神后开始发财的事很快传开,大家纷纷效仿。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称:“汉阴子方,腊日见灶神,以黄犬祭之,谓之‘黄羊’。阴氏世蒙其福,俗人竞尚,以此故也。”

  黄狗也因此成为狗中贵族,民间有“一黄二黑三花四白”之说。这个故事传开后,用狗祭灶成为风俗,至宋朝时仍兴,清朝皇家尚有这一风俗。

  如同“龙”一样,“犬”也曾对中华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据《山海经·西山经》记载,在中国家喻户晓、生育万物的西王母就有“狗基因”:“其状如人,尾虎齿而善啸。”这里的尾就是狗尾巴。在早期,犬与龙也常被相提并论,《墨子·非攻下》便有“龙生于庙,犬哭乎市”的说法。

  “狗文化”在中华文化中可谓无处不在,这从用“犬”创造的众多汉字中就能看出来。比如,《说文解字》中“犬”部共收录83个字,加上部3个字,计86个字。到南北朝时,含“犬”的字更是大增,南朝梁顾野王《玉篇》里便收入了265个字,如“臭”“嗅”“哭”“默”“戾”“独”“犯”“狂”“狠”“猛”“获”“狎”“状”“狱”“器”……而这仅仅是“犬”部,还有大量分散在其他部首内,这些字反映的内容在生活中几乎随处可见。

  还有一些字中的“犬”在现代汉字中已改变了,如“笑”字,下部原本也是“犬”。《玉篇》中将此字归在“竹”部。人类最基本的感情表达方式”哭笑“均因狗而生,借犬表达。

  与“龙的传人”一样,“狗的传人”在中国历史上同样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公元前771年,以狗为图腾的犬戎人就曾给中国历史带来一个重要拐点。《史记·周本纪》记载:“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举烽火徵兵,兵莫至,遂杀幽王骊山下。”至此,西周灭亡,继位太子周平王眼看在西部无法待了,“乃东徙于洛邑”,此即“平王东迁”。在这一过程中,后来统一中国的秦国出现,成为一方诸侯国,世代为周王养马的秦人登上了中国历史舞台,所以史家说“无犬便无秦,无秦无中国”。

  狗不嫌主贫,即便主人沦为乞丐,它也街头相随,风餐露宿,不离不弃。晚年的徐渭贫寒之至,“鬻手以食,有书数千卷,斥卖殆尽,帱筦破敝,籍蒿以寝”。1593年,73岁的徐渭死于一堆残书旧稿之中,身边唯有一狗送行。“马有垂缰之义,狗有湿草之恩。”人世间,这样活生生的例子不胜枚举。”……

  记得兰溪乡贤李渔爱狗敬狗,曾为狗写过一篇歌功颂德的奇文:不偶于职、心专志粹、舍生御犯、忧勤尽瘁、行藏合古、谙时识机、忠主不渝。

  狗是否有李渔所说的“七德”,姑且不论。但我知道,人世间不乏以做狗为豪的名人。

  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燮(板桥),因佩服明代徐渭的“才高而笔豪”及有“倔犟不驯之气”,曾刻有“徐青藤门下走狗”的闲章。

  无独有偶。晚近的艺术大师齐白石更是“变本加厉”,自称是徐渭、朱耷、吴昌硕“三家”走狗:“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

  愿意做狗的不仅中国有,外国也有。有名的就是赫胥黎。他公开声明:“我是达尔文的忠实斗犬。”“我正在磨利我的牙爪,以准备保卫这一高贵的著作(《进化论》)”。

  行文至此,忽然想起一位文化名人:鲁迅。

  鲁迅先生对狗也极有分析,说过“便是狗罢,也不能一概而论”,他最厌恶的是那种只知讨主子欢心,一脸媚态的叭儿狗。有“书”为证:“我生长在农村中,爱听狗子叫。深巷远吠,闻之神怡。古之所谓‘犬声如豹’者就是。倘我偶经生疏的村外,一声狂嗥,巨獒跃出,也给人一种紧张,如临战斗,非常有趣。但可惜是叭儿狗。它躲躲闪闪,叫得很脆:汪汪!我不爱听这一种叫。”(《准风月谈·秋夜记游》)

  此外,在十二生肖文化中,“犬”与“戌”的关系十分紧密。生肖与地支配对成因的说法,最早见于王充《论衡·物势》,是通过金、木、水、火、土“五行”原理来分配的,分配时考虑了二者之间的可匹配性。具体到“戌犬”是这样说的:“戌,土也,其禽犬也。”意为“戌”的属性是“土”,其相应的动物是狗。这一种解释在盛行“五行说”的西汉是主流观点,但无神论者王充对此持否定态度。

  民间则从动物习性与时辰的关系给予解释。戌时正是太阳落山后的黄昏时分,相当于现代24时制中的19时至21时,北宋欧阳修曾作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诗句。这个时辰,天已黑,饭已食,白天劳碌了一天的古人开始闩门休息。此时什么动物最活跃且对人类最重要?狗也。狗在黄昏后便开始“上岗值班”:卧在门前,一有动静,就汪汪大叫,古人称“吠守”,元刘因《十二辰诗》更形象地称其为“柴门狗吠报邻翁。”如此这般,“戌”与“犬”便结合配成了一对,“戌犬”成了固定的组合,宋朝儒学家朱熹即持这种观点。

  北晚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 红川杯“年景年味年话·乡贤乡土乡愁”手机摄影大奖赛丨农村的年味儿(图) 红川杯“年景年味年话·乡贤乡土乡愁”手机摄影大奖赛丨农村的年味儿(图)
  • 【新春走基层】兰州市烟花爆竹经营安全管控力度大 网格化监管助力平安过年(组图) 【新春走基层】兰州市烟花爆竹经营安全管控力度大 网格化监管助力平安过年(组图)
  • 【2018春节】猜谜听戏闹社火看完庙会去健身(图) 【2018春节】猜谜听戏闹社火看完庙会去健身(图)
  • 天蓝水清水鸟恋上兰州 总体数量每年呈稳定上升趋势(图) 天蓝水清水鸟恋上兰州 总体数量每年呈稳定上升趋势(图)
  • 天水秦州区图书馆举办“多彩秦州”少儿长卷展才艺活动, 天水秦州区图书馆举办“多彩秦州”少儿长卷展才艺活动,
  • 兰州一驾驶员和朋友欢聚 贪杯酒驾被查受罚 兰州一驾驶员和朋友欢聚 贪杯酒驾被查受罚
  • 定西市:巧手“织”出好日子 定西市:巧手“织”出好日子
  • 春运期间 兰州站的文明向导员为旅客提供咨询服务 春运期间 兰州站的文明向导员为旅客提供咨询服务

关注我们

中国甘肃网微博
中国甘肃网微信
甘肃头条下载
甘肃手机台下载
微博甘肃

新闻排行

1   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副主席、秘书
2   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名单
3   甘肃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林铎为甘
4   甘肃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唐仁健为
5   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主席欧阳坚简
6   甘肃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7   甘肃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朱玉为甘
8   甘肃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刘昌林为
9   甘肃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甘肃省出
10   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主席、副主席
分享到